当前时间:
 
你的位置:首页>>他山之石>>正文

如何建设一个富裕的节俭社会

时间: 2016-07-15  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 阅读:506
      节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道德规范,说浪费是因为文化上的好客或者爱面子,是自欺欺人的托辞。
  餐饮浪费的根本问题不是过度消费,而是公款消费和腐败。
  主持人:本报记者 柳森
  嘉 宾:任 远(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)
  解放观点:日前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我国每年饭店里倒掉的剩菜剩饭,足够养活2亿人。不少网友用"触目惊心"、"不寒而栗"来形容自己的感受,您怎么看?
  任远:这让每个人对当前浪费之严重有了充分的警醒。这种浪费,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发展中国家是不能接受的。而且从道理上说,即使富裕了也不应该奢侈。
  解放观点:由此,不少人开始反思,"怎么一不小心就浪费成这样了!? "
  任远:这几天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,不少人倾向于从我们的社会文化风俗和消费心理来解释这个问题。但在我看来,在铺张浪费这件事上,根本不能拿我们的"文化"来说事。
  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。参加一些大型会议,会议主办方准备了非常  丰盛的晚宴,最后很多都剩了下来。特别是参加会议的国外学者非常难以理解,有的学者甚至很愤怒,觉得浪费实在是太厉害了。遇到这种境况,我们只能羞愧地解释:这是中国的"文化",为了体现好客,所以总是要剩一些,这才显示出主人让客人吃饱了。但实际上,所谓文化习惯,都是骗骗别人的说辞,是自我遮羞的幌子,根本站不住脚。
  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非常注重节俭的国家。世界上凡有着古老农业文明积淀的国度,都是非常节俭的,并把节俭视为一种美德。 "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",几乎每个中国孩子从小就会背。"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。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"这是《朱子家训》中传诵很广的两句话。节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道德规范,说浪费是因为文化上的好客或者爱面子,是自欺欺人的托辞。
  节俭的重要动力是短缺经济。随着我们逐步解决了贫困和温饱问题,人们从生活需求难以满足的贫穷时期走出来,很容易提升自身的消费需求,进而从正常消费走向"过度消费"。说得不好听一点,这种忽视了度、放任了度的消费背后,甚至存在一种暴发户心态。
  解放观点:最近,一股"厉行节约、反对浪费"的节俭之风自上而下吹来。不摆花、不设宴,各地两会"简"字当头。半份菜、打包族、"光盘行动"也在民间传递。前几天,陈光标率领40名员工走上街头饭店吃剩饭剩菜,希望能够以点带面,鼓励更多人节约粮食和水电。但马上就有人在问了:这种刮风式的办法有  用吗?能坚持多久呢?
  任远:现在民间存在着的一定程度的浪费现象,主要是经济发展带来消费能力提高,以及市场经济和生活方式变化带来消费欲望的扩大。因此,类似"光盘行动"这样的倡议确实能对大家有所触动,并鼓励大家去过一种节俭的、可持续的生活。但实际上,"光盘行动"对于解决浪费问题是找错了方向。
  解放观点:如何理解您所说的"找错了方向"?
  任远:餐饮浪费的问题不是社会居民过度消费的问题。正常的消费是经济发展的动力,是人民生活福利的提高,也是不同人口群体的自主选择。如果我们认为个人是理性的主体,则居民消费从整体上而言也是理性的。它固然可能偶尔会超支、失度,但总会被自觉纠正的。因此,我个人不同意存在什么"过度消费"的情况。
  说到消费这件事,它不仅有商品交换层面上的意义,也是人们提升生活福利的方式。人类的物质精神生活之所以会日益丰富,也是基于人们对更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,并通过消费得到实现。也就是说,消费本身是值得提倡的。由消费激发的人的想象并创造新生活的愿景和发展机会,也是应该提倡的。正因为有了各种不断增强的社会消费需求,才会不断推动经济增长、产业繁荣和社会进步。
  更何况,在当下中国,还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,即便是在经济发达地区,仍有大量外来人口、中低收入人口的消费率很低、储蓄率过高。对现阶  段的他们而言,是消费和生活需求还难以得到必要保障的问题。如果拿类似"光盘行动"这样的倡导来说服他们,显然是文不对题。
  解放观点:所以,您特别强调,在餐饮浪费这件事上,不能简单拿老百姓消费来说事。
  任远:对。而且除此之外,"不拿老百姓消费来说事"还有更重要的一层含义:餐饮浪费的根本问题不是过度消费,而是公款消费和腐败。为什么在餐饮上会出现如此庞大的浪费?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,这并不是由普通居民的消费带来的,没有人会跟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过不去。那么,这显然是那些不花自己钱的人大吃大喝带来的。在这个严峻的问题面前,"光盘行动"是很虚弱的,它不仅无力改观,且很可能沦为一种作秀式的社会宣传。
  餐饮浪费背后的真正问题是腐败问题,是对于公共资源的过度使用,是对公共资源的缺乏监督。如果我们不能正视这个问题,并从根本上、制度上加以扭转,很难真正解决餐饮浪费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也可以认为,要改变餐饮浪费的问题,遏止政府浪费、杜绝腐败最为关键。为此,我们必须进一步提倡政府公共责任,对政府和公共部门进行有效监督。
  说到底,餐饮浪费的问题不是文化习惯问题,是经济发展过程中消费能力提高的表现,更主要的,是政府和公共部门消费浪费和消费腐败的问题。我们要鼓励消费而不是限制消费,需要通过鼓励消费来创造繁荣的经济,来提高人们  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福利。与此同时,倡导一些先富的社会群体合理消费,提倡低碳的消费和生活方式。要建立一个资源节约、环境友好的社会,首先需要一个与此相匹配的消费方式、生活方式。如此,我们才有可能从一个贫穷的节俭社会,进步为一个富裕的节俭社会。
  来源:求是理论网—《解放日报》